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话说沈阳 > 名人名段 正文
老沈阳人难忘花灯的回忆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晚报  2015-08-28 12:46
分享到:
更多

  “四平观走马,三日万巷空”,这是《盛京诗咏》中对于老沈阳城内四平街(今中街)灯会的描述。虽然时过境迁,在充斥着闪耀霓虹灯光城市里生活的人们,对戏匣子盒子灯、神秘含蓄走马灯及通体透明龙灯的喜爱丝毫没有消退,春节时点上一盏红灯挂于门前,或是元宵节举家外出赏灯,似乎只有这样,节日才更喜气更热闹。

  近日,有300多年历史的“沈阳花灯传统制作技艺”被列入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今儿个,我们就来聊聊沈阳城内关于花灯那些事。张作霖为“盒子灯”点赞

  辽宁花灯文化研究会会长、沈阳花灯传统制作技艺传承人陈畅介绍,清代以前沈阳就有了制灯、放灯之习俗。后金建国之际,战事频繁,汗王努尔哈赤君臣在萨满的引领下,曾举行过放河灯祭祀将士亡灵一类的祭祀活动。据清代刘世英《陪部纪略》记载,清代初年陪都盛京便有正月十五元宵节举办灯会,百姓入夜观灯的习俗,世代沿袭,渐成规模。

  与辽宁相邻的河北,古时年间就有民间闹花灯的习俗。道光年间,河北花灯艺人李之瑶闯关东来到盛京城,当时城内花灯作坊工匠制作的手工花灯,虽形式多样但圆润度欠佳。于是,李之瑶把河北扎圆灯笼的圆润工艺融入沈阳花灯制作技艺,让沈阳花灯更加活灵活现。

  民国初期,张作霖主政东北,对花灯格外喜欢,手下人投其所好,找到时任奉天省教育会学监的李铭颜(李之瑶之孙),让其负责协助皇城灯市搞好总体方案,包括定位、场地布置、协调治安,也负责给灯官说戏。身为学监的他不负众望,把皇城灯会办得如火如荼不说,还将花灯制作作为手工课搬进了学堂,让更多的年轻人学会了制作花灯的技巧。

  话说盛京灯会上,张作霖最喜欢的是一种盒子灯。盒子灯属于花灯,却更像是一种会播戏的戏匣子。盒子灯灯中套灯,最多达十几层,每一层都讲述不同的民间传说和戏剧故事。放盒子灯时,选用一根长竹竿将灯高高挑起,然后点燃导火线,随着导火线燃烧,一套套灯便依次坠下,有声有色。随着烟灰、火花的坠落,“砰”的一声,又一座小舞台落下,第二出开演了……

  看到精彩之时,大帅带头叫好,出手阔绰,打赏花灯艺人,据传说,有一次直接就赏了三千块大洋!

  小小走马灯,工艺大不同

  陈畅生于1955年,幼时就住在曾外祖李铭颜购置房子的驿站北胡同内,外公李秉寅经常给陈畅讲述张大帅元宵节逛灯会的往事。当时,沈阳大型元宵灯会已很少见,但每逢正月十五,市民们都会自制花灯挂在大门前,手艺好的家长还会制作小型手提花灯,也就是走马灯,让孩子们拎着到路边玩耍。

  在那个没有夜间照明设施的年代,靠蜡烛发光的彩色花灯,无疑是小朋友手里最时尚的玩具。

  陈畅回忆,淘气的孩子,还会点燃小鞭炮朝对方的灯笼里扔,不管扔的准不准,大家都哈哈大笑然后散开。待一颗鞭炮的火药味散去,大家再重新凑到一块,继续瞄准……

  那时,清末民初的四平走马花灯工匠有些还健在,李秉寅也是其中之一。虽然手提花灯只是孩

  子的一个小玩具,但是花样定尺、扎龙骨、裱糊等一系列工艺老人制作得毫不含糊,而且他每年都要设计新的图样,保证外孙的花灯一亮相,就“秒杀”了胡同内的其他花灯。

  不同于其他工艺,在花灯派别里,北派走马灯反而比南方走马灯更显内敛含蓄。对此,陈畅解释说,北方正月天寒地冻,为使花灯中间的转动灯芯不会被吹歪,花灯艺人会在转芯画面外罩一层灯纱,更显神秘。

  在外公熏陶下,陈畅也开始动手尝试制作花灯。有一年元宵节,陈畅弄了个走马灯,画了四个古人在里面转,大院主任看见了批评:“不在家好好学语录还搞这个?这是封资修,传出去要挨批斗的,赶快毁了吧……”

  热闹灯会重回“四平街”

  1983年到1987年间,沈阳举办过5次大型灯会,分别设在中街(当年的四平街)、南湖公园和中山公园等地,由沈阳的那些大厂负责制作安装,供游人赏看。这时,灯的概念已经由原来的悬挂式变成了大型落地式机械花灯,高台之上的人物栩栩如生,按照轨道的运行仿佛活了一般,集声光电一体的灯立刻成了人们的宠儿。

  毕业后,陈畅从事电器设计相关职业,但他从没放弃制作花灯的喜好。每逢灯会,他一定到场。至今他还记得,1985年的中山公园灯会,人们光踩丢的鞋子就有半筐。这期间,陈畅制作的“猪八戒背媳妇”和“大鲤鱼吐泡”花灯都参与了展览。陈畅说,当时有一盏花灯做得非常精彩,灯名叫“济公偷酒”:两个狱卒惊诧的眼神看着酒坛里的美酒,源源不断地经过监狱木栏飞进济公的酒葫芦里,非常逼真极具动态。他跑到灯后面扒开一看,原来是个大胶合板圆轮在转……

  1993年,沈河区准备成立怀远门古玩市场,陈畅被责成为文化庙会搞策划。他登上怀远门城楼,当年的皇城街路尽在眼中……陈畅有感而发,便着手制作两盏高达3米的宫灯挂在怀远门城楼上。宫灯、城门交相辉映,时间仿佛倒流了……那之后不久,彩灯再一次在中街上空亮起。

  北派龙灯比南派的通透圆润

  “沈阳花灯造型大气,本土色彩浓厚,在保持汉族花灯特点的同时融入了满族等北方少数民族风俗特点,包括几百个样式,制作工艺流程有十六个环节。”陈畅总结说,除了盒子灯、走马灯外,北派花灯(沈阳花灯)与南派花灯在制作工艺上有很大不同。

  “单以龙灯为例,北派龙灯龙鳞片用骨架弯制而成,弯制的鳞片均匀结实,龙身用龙鳞片一片一片绑扎堆积而成,亮灯后龙身通体透明,浑然一体。而南方的龙鳞片由花纸裁剪而成,龙身需要木架支撑,亮灯后龙身内横竖筋、支撑架一览无余,体型棱角尽显也不如北方圆润。”但陈畅也坦言,沈阳花灯技艺如龙片、鱼鳞、鸟羽、皮影花灯等都因工艺难度大,濒临不同状况的失传危机。“生产工艺流程复杂,每道工序的细腻程度要求高,生产周期长,面对市场发展艰难。”

  此外,由于我国民间工艺子承父业,师傅带徒弟的口耳相传方式,鲜有资料和照片留存下来,除了已掌握的扎龙技艺、皮影花灯和走马灯制作技艺,其他大部分工艺仍面临史料空白、断代的困境。说到这里,现年六十岁的陈畅忧心忡忡。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姜渌波

编辑: pd23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