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话说沈阳 > 历史寻踪 正文
帅府故事之杨常事件(二)
http://www.syd.com.cn   来源: 张氏帅府  2015-08-27 15:56
分享到:
更多

  1928年6月,张作霖被日本炸死后,为稳住东北大局,张学良一切行事,都慎重进行。但是执掌东北军政大权后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东北向何处去?”当时蒋介石以孙中山的合法继承人自居,又握有较大实力,蒋为促使东北易帜,曾不断派人到东北劝说张学良。而国家统一,安定百姓生活本是张学良的信念。经过分析,张学良决定和蒋介石的南京政府合作。向何处去的大政方针既定,首先要稳定内部人心,他把武将中的父执前辈诸如汤玉麟、张景惠、张作相均作了妥善安排。同时,裁撤各军军部,原任军长均改任军事参议官并晋升上将,给予优厚待遇,文官中的名流耆宿如袁金铠、王树翰、刘尚清、莫德惠、刘哲、翟文选等,均安排到东北最高行政机构的东北政务委员会任委员,可谓各得其所。但张学良最费心思而又最难安置的是杨宇霆。张回奉天后,为了能顺利接管乃父政权,曾想与杨摒弃前嫌。张想安排杨任黑龙江省军务督办。据王树常说:“张曾就此事征求过我的意见,并嘱咐我从旁多作工作。结果遭到杨的拒绝。又请王劝其出国到欧美考察,依然遭到杨的拒绝。”张学良刚接替父职,对杨既不能命令,杨对张也不受命。此时,杨还在小河沿杨氏府邸接待八方官僚政客,大有“今日天下舍我其谁”的局面。张、杨之间已呈剑拔弩张之势。

  杨对军权始终没能如愿。但在人事、交通等方面,均获不同程度的伸展。为了向警界渗透,他以哈尔滨中东铁路地亩局局长出缺为由,向张学良推荐,并经张同意,调张的嫡系警务处长高纪毅去继任,对高的空缺杨安排自己的人接替。高去哈到职仅有两个星期,突然接到张学良电报,命高见电后立即返奉。见面张嘱高仍任警务处长职务。当时,奉系新老派人士对张学良,一如老帅在世一样,几乎全无二心。杨宇霆对张作相等老派,基本不放在心上,唯独对围在张学良将军左右的新派,如鲁穆廷、张振鹭、荆有岩和高纪毅等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想方设法要逐一敲掉。高的调动职务一幕,就属于杨宇霆既要“清君侧”,又要在张周围安插亲信。此后人事安排问题,双方都分外敏感。

  张作霖去世后,杨宇霆对张学良以父执辈自居,视张为晚生后辈,年轻经验不足。遇事自作主张,事前不请示,事后不汇报,甚至对张提出的不同意见,也不予理睬。军长以上的军事参议官参加参议官会议时,每次会议虽然由张学良主持,但是他此刻吸毒嗜好已深,中途不得不退场上楼去吸毒,会议临时委托杨宇霆主持。当张学良从楼上再下来,问及会议情况及研究结果时,杨宇霆则说:“你不知道,你不要管,我们会作决定。”在大庭广众之下,目无长官,置张学良于尴尬境地。

  在张学良酝酿东北易帜过程中,杨宇霆持反对态度,就是在易帜典礼那天,留影纪念的环节上,大家都参加照像,杨宇霆拒不参加集体留影,一甩袖子,扬长而去,既表达他反对易帜,又给张学良一个难堪,这样张对杨的不满已经发展到言谈形色之间。

  杨宇霆在1929年1月6日为其父贺寿。杨的同乡密友李友兰,深知杨的为人和张、杨之间的过节。此举必定招惹议论,恐对杨不利,背地劝杨为老太爷祝寿到老家法库县办,李自荐愿为其操办一切。杨不听,坚持在奉天办。寿庆之日,地处小河沿的杨公馆张灯结彩,盛况空前。蒋介石、阎锡山、白崇禧等实力派人物派代表纷纷前来祝贺,对杨颂扬备至。当张学良偕夫人于凤至来杨府祝贺时,厅内闲唠者、搓麻将者,仅半起半坐略一欠身,表示欢迎,张旋即加入牌局。不久,杨宇霆到场,全体肃然起立,相互对比,差距十分明显。杨在诸客中周旋以及对张学良的迎送,均以普通贺客一样。尤其是观赏戏曲节目时,张氏夫妇亦杂坐诸宾客中间,戏文没终场,张即离座而去。

 

编辑: pd23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