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 沈阳笔记 > 历史寻踪 正文
帅府故事之杨常事件(一)
http://www.syd.com.cn   来源: 张氏帅府  2017-10-24 17:12
分享到:
更多

  张作霖在皇姑屯被日本人炸死后,时隔七个月零六天,即1929年1月10日,张学良在张氏帅府老虎厅处死杨宇霆、常荫槐。它既是张氏帅府中的大事,也是震动中国时局的一个重大事件。

  杨、常二人为奉系重要元老。杨宇霆,卒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步兵科第八期,初任奉天兵工厂副官,之后职务虽有变动,但“总参议”、“兵工厂督办两职始终未变,东北三省军政人士均称其为杨督办”。杨自视甚高,择字邻葛,自诩才华出众与诸葛亮相似。其为人干练,张作霖对其宠信非同一般,言听计从,甚至将个人名章交其掌管。常荫槐,卒业于奉天法政专门学校法律系。一直在黑龙江省任事,曾任许兰洲的参谋长,1925年任军警执法处处长,后兼任京奉铁路局局长。在第一次直奉战争期间,常被指派往来总部办理事务,经常和杨宇霆打交道,过往密切。

  张学良与杨、常间的矛盾,不是一日之间形成的。杨宇霆从第一次直奉战争至奉军第三次进关参战,他一直处在奉军核心地位,是左右东北军政的总参议,甚至和张作霖一块起事的元老,诸如张作相、吴俊升等均没看到眼中,何况小字辈的张学良。杨宇霆目中无人,埋下了张、杨矛盾的根苗。

  1922年第一次直奉战争,以奉军失败告终。张作霖总结失败原因,决心整顿奉军。遂设陆军整理处,以孙烈臣为统监,姜登选、韩麟春为副监,张学良为参谋长。同时决定以张学良的陆军第二旅和郭松龄的陆军第六旅为试点。奉军经过这次整饬后,以正规军校的毕业生代替了行伍出身的下级军官。整军过程中,逐渐形成以郭松龄为首的“陆大派”(代表陆军大学和保定军官学校、东北陆军讲武堂出身的中下级军官)。因为郭松龄是张学良的左右手,所以陆大派得到张学良的善视,另一派是以杨宇霆为首的日本“士官派”,这一派人数虽然较少,但是居上层幕僚军官较多,能量甚大,有参与决策的机会。两派平时尚可相安无事,一遇到麻烦,双方矛盾却尖锐地显露出来。这种矛盾突出表现在第二次直奉战争取得胜利后,奉军论功行赏不均。原来这一仗,是以姜登选为首、韩麟春为副的第一军和以张学良为首、郭松龄为副的第三军组成联军对直作战,第三军主攻直军据守的山海关主力,攻守之战异常艰苦激烈;姜、韩的第一军在山海关侧翼九门口另辟战场,而其参战部队又是从第三军临时调拨的部分军队,形成两个战场均有第三军将士参战,奉军取得胜利,实质是郭松龄出力最多。战后,第二军李景林被委任为直隶军务督办,第四军的张宗昌为山东军务督办,杨宇霆、姜登选分别任江苏、安徽两省的军务督办。张学良、郭松龄竟置于功劳簿外。郭松龄对此极为不满,最终在滦县通电反奉。这些都加深张学良和杨宇霆之间的矛盾。

  

 

  奉系张宗昌叛变,杨宇霆起到了支持作用。张宗昌在滦州被国民革命军击溃后,即率残军要退到关外。对此,奉方一致反对。此时东北情势需要休养生息,而且正在酝酿易帜,加上张宗昌平素所为,奉方多不满意,因此决定拒绝张宗昌出关。张学良乃派杨宇霆率兵去迎击张宗昌。杨出兵前曾问及张学良:“如果捉了张宗昌怎么办?”张学良和张宗昌曾磕过头,拜过把子,面对杨的询问,张一时难以回答。袁金铠则极力主张“杀”。杨乃问张是不是照袁金铠的意思办,张点头答应。杨宇霆出兵后果然活捉了张宗昌。因为张宗昌没有想到奉方会真的打他,张被俘后,杨对张说:“汉卿叫我杀你,你赶快跑吧!关外不是你的庇护所了。”张宗昌听了大为恚愤,逃至大连写了一封长信痛骂张学良。张学良接到张宗昌的信,发现杨宇霆在其中故意挑拨,搬弄是非,十分不满。

  杨宇霆老谋深算,在军政两界安插心腹,扩充自己在奉系的势力。在王永江代理奉天省长期间,省内官吏任免,杨无从下手,为此杨宇霆挤走王永江,为自己扩充权利,扫清道路。王去任后,刘尚清、莫德惠继任省长期间,杨挟威势,不失时机地大量安插党羽。凡奉天省内各县县长、税捐局长、警察署长,有缺即补。尔后,又向吉林、黑龙江两省渗透,如法炮制,东三省政治、人事大权几乎全部落入杨宇霆手中。杨宇霆随后又在军权上打主意,想在奉军中安插士官派军官,置心腹于东北军内。吴俊升、张作相是张作霖创家起业的伙伴,他无法渗透。素有东北军精锐著称的第三、四方面军,为张学良和韩麟春所统率,杨企图安插军官也不可能。于是杨宇霆采取迂回战术,他引用日本士官同学于珍,建立预备军,大量储备日本士官派的青年军官,又用盖有张作霖图章的命令,通知各军:凡军官出缺,一律不得擢升填补,必须由预备军中调入补充。此举被郭松龄识破,密告张学良,竭力阻止。杨自然衔恨郭松龄,欲除之而后快。杨宇霆抓军权之心不死,一方面鼓吹张作霖第三次进关参战;另一方面趁韩麟春1927年回奉天,突然患中风病,短期不能痊愈之机,取代韩出任三、四军团首脑。杨有了军权,更加骄纵益甚。杨赴任军团长,从奉天登车出发。杨凡有举动都经术士占卜,选吉日良辰,然后才行动。张学良对其迷信举动曾有过婉言规劝,杨仍陋习不改。张学良轻其为人,而杨宇霆也不把张学良放在眼中,两人间的芥蒂越结越深。

 

编辑: pd23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