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提要:近日河北省出现了一座“山寨”狮身人面像,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中国和埃及都是文明古国,这两个国家间的文化较量也格外引人注目。本期【文化对决】栏目就简单对比一下中国和埃及的古文化。顺带自己打个广告,文化对决栏目每月底刊载于盛京文化网,旨在围绕争议话题丰富课外知识,是您学习路上的好帮手,现在您收看到的是第三期,我们会不断改进。

屹立在埃及胡夫金字塔东侧,便是狮身人面像,它以诱人的魔力,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游客。而现在,我们发现了一个惊人的实时,按照1:1仿造的“埃及狮身人面像”坐落于石家庄山前大道旁洞沟村东的一片空地上,坐北朝南紧邻太行山脉,身长约60米,身高约20米,正面以及两侧面有小门可以进去。

石家庄山寨“狮身人面像”事件引来的各种批判不断,无论是国内还是埃及,都对这种山寨行为表示鄙视和抗议。而此前也有媒体报道称埃及文物部门准备向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投诉,但据最新消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主任基肖尔·拉奥27日在此间表示尚未收到埃及官方对此事的正式投诉,并称“不认为这是很严重的纠纷”。

“狮身人面像”所在的河北省某文化创意园负责人25日回应说:“该尊狮身人面像是拍戏用的临时性场景,一次性所用,拍摄完了就拆除改景。”同时他也表达了对古埃及文物的尊重。而在狮身人面像的“老家”埃及,众多网友还是对这座“山寨”复制品予以了极大的关注。一些埃及网友认为,复制品将会对埃及文化旅游蒙受损失,而另一些人则认为,复制品或许会对埃及旅游产业是种宣传,更有一部分网友对“中国速度”和“中国制造”发出了惊叹。

对于“山寨”这个事情我们暂时放下不谈,古中国和古埃及都是文明古国,二者之间的文化倒也有一定的相似之处,我们不妨先来对比一下。

每个文明的发源都离不开水,古埃及便是诞生尼罗河畔,尼罗河被视为埃及的生命线。几千年来,尼罗河每年6~10月定期泛滥,造就了一片沃土,在干旱的沙漠地区上形成了一条“绿色走廊”。尼罗河可以说是埃及人民的“母亲河”,现在仍有九成以上的埃及人是生活在尼罗河流域。

说到母亲河,中国不得不提到黄河。黄河流域是华夏文明的主要发源地,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含沙量世界第一,不过部分泥沙沉积形成的冲积平原也成了养育中华儿女的沃土。黄河古时候也称“大河”,我们常见到古人说的“大河之南”“大河之北”中的大河便是指黄河。

金字塔是古埃及奴隶制国王“法老”的陵寝。古代埃及人认为“人生只不过是一个短暂的居留,而死后才是永久的享受”。因而,埃及人把冥世看做是尘世生活的延续。以法老或贵族而论,他会花费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去建造坟墓,还命令匠人以坟墓壁画和木制模型继续从事的驾船、狩猎、欢宴活动,以及仆人们应做的活计,等等,使他能在死后同生前一样生活得舒适如意。

秦始皇陵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规模庞大,设计完善的帝王陵寝。秦始皇陵筑有内外两重夯土城垣,象征着都城的皇城和宫城。秦陵四周分布着大量形制不同、内涵各异的陪葬坑和墓葬。秦始皇陵兵马俑是可以和埃及金字塔和古希腊雕塑相媲美的世界人类文化的宝贵财富,它们充分表现了2000多年前中国古代汉族劳动人民巧夺天工的艺术才能,是中华民族的骄傲和宝贵财富。

古埃及人不论贫富贵贱,死后都要被制成木乃伊。这是因为古埃及人相信,人是由躯体和灵魂构成的,即使在阴间的世界里,死者仍需要自己的躯体。尸体并非“无用的躯壳”,只要这个躯壳一直保存完好,就可以一直用下去。灵魂随着肉体的点滴破坏而逐渐丧失,而肉体的彻底毁灭则意味着灵魂的全部消亡。只要保存住肉体,让灵魂有栖身之处,死者就能转世再生。

中国也是崇尚这种“死者转生”的,比如“金缕玉衣”。金缕玉衣是汉代规格最高的丧葬殓服,大致出现在西汉文景时期。据《西京杂志》记载,汉代帝王下葬都用“珠襦玉匣”,形如铠甲,用金丝连接。这种玉匣就是人们日常说的金缕玉衣。当时人们十分迷信玉能够保持尸骨不朽, 更把玉作为一种高贵的礼器和身份的象征。但是很显然这种“不朽”并未任何人都能享用的。

     
     

从古代文明的发展上看,中埃两国还是有不少相似之处的。应该相互尊重对方的文化遗产。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知识产权法研究所所长来小鹏教授认为,石家庄建造“狮身人面像”的主要目的并非是商业性运作和永久性保存,而是临时模仿建造。从保护的角度来讲,建造方在施工前应当通过我国政府文化遗产管理部门(文化部等)告知埃及相关管理部门,但在未告知的情况下建造也不构成侵权。

而至于我们这些看客,更应该考虑的难道不应该是如何继承和发扬我们祖先遗留下来的遗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