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频道>> 首页>> 书画鉴宝

叶开《一个人的教材》又添重量级篇目
http://www.syd.com.cn  2012-11-29 11:12:59 来源: 凤凰网文化
分享到:
 

    《收获》杂志编辑部主任、作家叶开编写的《一个人的教材》已经提上出版日程,明年3月即将出版小说、散文和诗歌三册。原已签了莫言、叶弥、须一瓜等人作品的授权书,今日又在“老虎文学奖”活动上签了马原的《游神》、格非的《凉州词》、苏童的《乘滑轮车远行》、余华的《黄昏里的男孩》等篇目。

    目前编纂的短篇小说、诗歌和散文都是当代文学

    “我发现现在的小学和中学语文教材,跟我们当代的文学创作进程相隔太远,挑出来的作品大多很差,少数的好作品,却又被教材编写者的分析和过度阐释给肢解了。”

    在叶开看来,现代汉语还没有成熟,但孩子们有必要在基础教学中了解它的发展。

    “假设我们的现代汉语文学创作从1918年鲁迅的《狂人日记》开始,到现在才90多年,中间还经历了大量动乱,所以现代汉语先天后天都不足。但一个世纪以来,有大量学者和作家在做探索和努力。我们的现代汉语文学,目前达到了怎样的高度,我希望在我选编的作品里体现出来。”

    而古代文学的教育,叶开和他研究古典文学的夫人想吐槽的地方就更多了。

    “小学生课本里始终是那几个很糟糕的寓言故事:《愚公移山》、《郑人买履》、《刻舟求剑》,还加上死板僵化的道德说教,这类东西给孩子一种印象:我们传统文化里都是讨厌的东西。”叶开说,“实际上好玩的作品很多。”

    为此,叶开与太太合作,正在另外编着一部《唐传奇选》,目前已经选了20多篇,“这是古代通俗文学中的高峰,文字非常美,而且有趣。我给这部选集写的总序是《想象力别有洞天》。”

    至于那些公认的经典关键在于如何解读

    “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中学课本告诉我们这是作者因为‘四一二’对革命的叛变而心情苦闷;卡夫卡的《变形记》,说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人情冷漠’,这就是解读有问题,太僵化,破坏了文学的特有美学。据说还有人提倡回归古人那种磕头读经,我说那是弱智。磕头读经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必须融入世界的主流,如90年前周作人作《人的文学》,50多年前钱谷融做《文学是人学》,如三十多年前巴金在《随想录》中着重写到人道主义。要重新解读经典,而不是意识形态和道德说教那一套。”

    语言是文明的“底层技术”

    聊着聊着,话题越扯越开,最后叶开总结,编写《一个人的教材》,出发点“就是想让孩子冲出狭隘的语文概念。”

    叶开打了个比方,“电脑大家都会用,windows操作系统很傻瓜,但是支撑它运转的计算机底层技术就不是每个人都懂的了。我们的语言和文字就是文明的‘底层技术’,开启我们智慧的基本手段。”

    所以在他看来,语文教学不能狭隘地停留在古诗词、现代散文、小说这些层面上,“文学、哲学和历史应该相互融通。”

    已经有不少人在这个领域探索,原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夏中义教授主编过一套《大学人文读本》,试图打通这个界限,但他面对的读者是大学生。

    “小学生也可以读哲学。”叶开说,“例如乔斯坦·贾德的《苏菲的世界》、《纸牌的秘密》就是很好的哲学启蒙读物。小孩对世界都有好奇,但我们的教育往往抹杀了他们的好奇心。历史书就更不用说了,也应该纳入大人文范畴来学习。当然是要作不同年龄层次的区分,例如有一些历史通俗演义,一些新说历朝历代故事的作品,小朋友都可以读得津津有味。中学生则可以直接选读《资治通鉴》、《史记》、《春秋三传》等作品,这些事情,很多有成绩的历史学教授都可以来做。”

    叶开编写个人教材,也曾遭到专业人士嘲讽,“他们说教材是很严肃的,不是随便能编。其实是故意把教材陌生化、神秘化、艰深化,这是让我不满的地方。教育不是黑魔法,这是一个光明的,坦荡的事业。如果我是一块砖头,希望砸下去能把一些豪杰从水里砸出来,大家都来做这个事。”

 
分享到:
编辑: 侯我峰
 
 
  沈网视频 更多
沈阳地铁四号线钻孔 ...
沈阳“北宋瓷枕”获 ...
林宥嘉2012沈阳不插 ...
沈阳经济区网10月10 ...
《寻宝》栏目走进棋盘山
金融专家谈“借贷”
 
 
  论坛精华 更多

 
 
  沈网图片 更多
安徽“白衣天使”学消防
四川甘孜监狱冬日里 ...
西藏迎接吉祥天母节
北京前门大栅栏老门 ...